鲤太白

总觉爱意不够,又不知怎么拥有

云朵,笑声,和所有讨人喜欢的东西
寂寞,菠萝面包,和一场悲剧
为什么不能反过来呢?

我实在是一个过度极端的人,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同时又极度想非常自我的生活。这会不会引起反感?Whatever!(正在自证)

情人眉间雪,离人心上秋

漫长的等待中麻醉逐渐失效,刚才骨头碎裂时的清脆声响如魔音贯耳,激得他止不住的痉挛。小时候左手骨折的经历如同利剑直插入脑:医生用力的扯直他因折断而蜷曲的手臂,正骨撕心裂肺的疼几近超出他承受范围,他长大着嘴,像要把疼痛从五脏六腑都叫出来,但是什么也没有;扯直了手臂,骨茬分离,本以为逃出生天,断臂又被折成弯曲状固定,这简单的一折激发了大脑的应激反应,疼痛被强行切断在密密麻麻的神经中,强制性的被遗忘。但是现在这段强行关闭的记忆如同散乱的拼图碎片被重新组合,清晰的提醒着他痛苦的再次降临,记忆的重现与再次经历加倍了痛感,使他萎靡在地。
还没等来人做出反应,他就已经失去了意识,但即便如此,他的胸膛还是剧烈的起伏着,狠毒的疼痛即使在不省人事后依然折磨着他的大脑,叫他昏过去又疼得不得不保留着神志,却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精力支撑着睁开眼。

即使只看了一遍,细节还是太难忘。在最开始蛟龙小队在临沂号上集合的时候,石头从枕头底下的照片里扣出了他和佟莉的合照,出房间门的时候好巧不巧正好把佟莉给杵跑了,记忆特别深的就是这个时候佟莉说的是“你干嘛……”十足是撒娇的语气,还有石头赶紧双手扶稳了她,还有那一句憨里憨气的“对不起,对不起”。也可以注意到,整部电影里佟莉只有在和石头说话时才会用这样的语气啊。机枪组真的是双箭头啊QAQ!

中山路

layefe:

中山路要走了……“多谢嗮老街坊”公益展在南宁临胜街,从今天起一共三天。有我的四副照片展出,看到自己的照片摆在斑驳的红砖墙边,突然觉得与这个城市有多了一点深入的连结。这是一个情真意切的展览,有诗歌,有音乐,有摄影,更有一代人对一个时代的挽歌……

又有新的茶花品种了~我去的正是时候啊(。ì _ í。)